青春沸騰 體育正在改變校園
轉運

青春沸騰 體育正在改變校園

2020年11月13日 07:50:47
來源:大連天健網

天健網消息(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 軒伊)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要求中小學校要客觀記錄學生日常體育參與情況和體質健康監測結果。改進中考體育測試內容、方式和計分辦法,形成激勵學生加強體育鍛煉的有效機制。加強大學生體育評價,探索在高等教育所有階段開設體育課程。隨後,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又印發了《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體育工作的意見》,提出要不斷深化教學改革,開齊開足上好體育課。義務教育階段和高中階段學校嚴格按照國家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開齊開足上好體育課。鼓勵基礎教育階段學校每天開設一節體育課。高等教育階段學校要將體育納入人才培養方案,學生體質健康達標、修滿體育學分方可畢業。鼓勵高校和科研院所將體育課程納入研究生教育公共課程體系。

“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不再是一句口號。

對體育的重視,從未這樣迫切;關於體育教學的改革,從未這樣具體。

大連高校體育課改早已領先全國

其實,國家出台這樣的改革方案前,大連高校已經先行一步。

和往年不同,2020年大連理工大學《大學生手冊》上多了一條這樣的信息:大一新生第一學期需要進行體育分級選課,體育課也由原來的128學時增加至160學時。

為強化在校生的身體素質,大連理工大學於2020年5月便制定了體育課改方案:在大一至大四全學段開設體育課。大一到大三是必修課;大四增設體育選修課。課程改革後的學習分三個階段,大一強化基礎階段、大二專項學習階段、大三運動競賽階段。每一個階段都含有不同類型的課程,實行每學期選課。學生可根據自己的身體素質、需求和興趣選學相應的課程,要求每學期必修一門體育課。

大連理工大學體育與健康學院院長李芃松告訴記者:“大學體育課四年一貫制,目的是逐步提升學生的體質健康水平。”他説,高校體育工作目標是培養終身體育運動技能,要求學生在大學階段掌握1-2項專項運動技能。但這些年,大學的體育課大部分時間用來補課,補本來應在基礎教育階段達成的基本運動技能和身體素質。每年只有30%左右的新生體能能夠達到直接進入大學階段體育專項課學習的要求。”那些被佔用的體育課,進了大學,終究是要找回來的。

大工體育與健康學院經過多次論證,提出從2020級新生起,實施大一至大三連續三年修讀體育必修課、試行體育分級選課。新生入學先進行身體素質摸底測試,今年要通過立定跳遠、引體向上(男)、仰卧起坐(女)或擲實心球等項目的過關考評。學生達到專項班基礎要求就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和興趣選學相應專項課。未達到基礎要求的學生限選體能課,經過科學系統的體能課學習與課外體育鍛煉,全面提升體質健康水平,再次考核合格後,可以在下一學期選擇專項課。

該校體育與健康學院副院長孟昭莉告訴記者,課改後的教學實踐注重以學生為中心,兼顧學生身體素質和需求。同時,學院制定了課餘鍛鍊管理辦法,試行全員參與、每週2-3次的課餘鍛鍊,將學生課餘鍛鍊納入體育課評價中,增加學時的同時擴充體育教學內涵,逐步建立起“運動健康知識+基本運動技能+專項運動技能”的高校體育教學模式。

增加了的體育課,學生怎麼看?記者瞭解到,初中、高中階段被佔用的體育課影響的只是他們的體質健康,學生對運動的熱情和嚮往卻遠遠超乎了家長的想象。

那些大學校園裏的SUPER STAR

要問大學校園裏哪裏人氣最旺?一個是圖書館,另一個就是體育館。而能吸引全校師生圍觀,引發全場女生忘情尖叫的,一定是某個比賽現場,那些校園裏的“流川楓”、“劉翔”、“孫楊”……課餘時間,叱吒運動場、熱血沸騰的他們,成了大學校園裏最靚的那個仔。

陳軍儒在大工游泳館被教練高峯杉發現後招入麾下。從大一時起,50米仰泳、100米仰泳、200米仰泳、200米混合泳、400米混合泳……他成了全國大學生游泳錦標賽和中國大學生陽光體育游泳比賽冠軍領獎台的常客。

運動天賦極好的陳軍儒,高中時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高考時600多分考入大連理工大學。1.85米的個子,外加運動員自帶的美感,在人來人往的大學校園裏總是那樣奪目。

劈波斬浪。

生活中的陳軍儒除了游泳,還喜愛騎車、打籃球。

只是因為在操場上多看了一眼,從此便迷上了極限飛盤……大一的一個清晨,大連理工能動渦輪機專業的葉志旋被操場上一個正在打盤、爭盤的身影迷住了:還有這樣的運動?那個帥氣的人就是林孝彩,大工極限飛盤校隊藍精靈隊的核心人物。葉志旋通過選拔,順利進入藍精靈隊。

從最初的好玩,到如今的固定時間接受正規訓練,極限飛盤成了他大學生活一項重要內容。“高空爭盤時滯空的感覺,飛撲接盤時在空中接到盤、打出一個完美弧線時的感覺……都讓我着迷,特別是飛盤前的極限這兩個字對我更有吸引力,需要你要不停地去追、不停地爭。”葉志旋説,這樣的體驗是自己之前從未經歷過的。

大工藍精靈隊於2019年站到全國大學生極限飛盤大賽的最高領獎台。葉志旋也迎來了屬於自己的時代,他被隊友們封為“葉神”。

2019年在廈門舉行的全國大學生極限飛盤大賽,葉志旋飛撲接盤。

“比賽場,打出制勝分那一瞬間帶來的喜悦,所有的付出,都值!在一個個高強度對抗賽中,跟一個個勢均力敵的對手過招,攀過一道道山峯,就是這種感覺吧?”身高1.93米的張書領稱,自己天生就喜歡挑戰。

張書領,從初中起練習網球。省運會、大運會,各種獎牌一路拿到手軟。手握國家二級運動員證書的他,高考時,原本可以以高水平運動員的身份考上一所不錯的大學,但張書領放棄捷徑,裸考考入大連交通大學交通工程專業。

本科期間,一邊學習、一邊打網球,最終站到了全國大學生運動會陽光組最高領獎台。這也是大連大學生首次問鼎大運會網球桂冠。畢業時推免保送到大工土木工程讀研,2019年“全國大學生網球錦標賽”上,又帶領大工網球隊拿下單打和團體冠軍。

如今的張書領在全國高校網球界小有名氣,每到賽事,其他高校的選手甚至於專業隊的都過來和他打招呼、加好友,這是圈內對強者的最高禮儀。

張書領,因為專注而迷人。圖為2019年全國大學生網球錦標賽總決賽賽場。

運動激發“文武全才”!

在成長的道路上,運動和學習孰重孰輕?這一直是家長和學校搖擺不定的天平,認定了體育鍛煉就是學習的絆腳石,體育人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而事實上,體育鍛煉不僅給張書領帶來了金牌,也給他的學習和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影響,“網球特別考驗一個人的專注力,在學習這件事上,因為專注、效率很高”。

張書領,各種獎牌拿到手軟。

極限飛盤也是一項燒腦運動。現場沒有裁判,也沒有教練。如何在一個個環節制勝,需要幾名隊員不斷地研究,制定打法;輸贏全靠選手自己在場上進行裁決,這就需要選手之間必須足夠地尊重,這樣的尊重也被奉為極限飛盤的精神。一週三次正規訓練,每週三訓練一下午,葉志旋説,他的課餘時間不是操場就是健身室。宿友們羨慕的是,密集的訓練並沒有拖累到葉志旋的課業。“我的成績一直在班級十名左右。”葉志旋説,犧牲的只不過是別人在宿舍躺着、玩玩遊戲的時間。“運動是讓人開心的,開心的狀態下學習的效果反倒很好。”他説,訓練的前提是在保證完成專業課的基礎上進行的,這個度,也是隊員們的共識。

輸了一起扛,贏了一起狂。葉志旋説,為了繼續能以藍精靈的身份去參賽,他已開始着手報考本校的研究生。每個階段,都要定個小目標;當年的師兄林孝彩,還是他心中的神,葉志旋説,這些年自己就是在無限地去接近師兄的路上飛奔。

藍精靈隊的師哥師姐們確實起了很好的榜樣作用:因為專業成績優秀,能動的張文藝和機械的範曉敏保研到清華大學,機械的王雅各保研到西安交通大學,機械張曉斌保研到華中科技大學。

左手是學霸,右手是金牌!他們用實力演繹了什麼叫“文武全才”,以至於他們畢業了,校園裏還流傳着他們的“神話”。

林孝彩,大工“藍精靈”的靈魂人物。

2019年,全國大學生極限飛盤大賽,大工“藍精靈”奪冠,圖為奮力爭盤的範曉敏。(以上圖片均由受訪單位提供)

唯有讀書高?

以前,只是聽説有體育專業轉到基礎學科的;如果有人從基礎學科轉到體育專業,別説家長不同意,老師可能都要攔着你。

2019年,陳軍儒在報考研究生時,選擇了追隨自己的教練,跨專業來到大工體育與健康學院攻讀運動人體科學,專攻游泳技術方面的生物力學仿真研究。

很多人心存疑惑,是不是本科專業太難了、跟不上?陳軍儒説,轉到體育學院,就是要一圓少年時的體育夢。他的研究課題雖然是體育大類,其實還涉及到生物學、甚至於當下最火的人工智能領域。沒有本科時的學科基礎,他也不敢冒然挑戰這項國內少人問津的課題,這個難度絲毫不亞於對大學生游泳賽道的統治。

“游泳,是一個人在水下的運動,有困難只能自己解決。特別是比賽時,更需要不斷地與自己‘對話’。”和校園裏的同齡人相比,24歲的陳軍儒身上有一種不同尋常的冷靜。

從別人眼中的熱門專業轉到體育學,陳軍儒並不是個例。

記者在大連理工大學瞭解到,該校體育與健康學院50%的研究生本科都是非體育專業。

80后王俊傑,原本是學計算機的,來到大工體育與健康學院轉攻“運動與人體科學”研究生,博士是在清華攻讀“運動與人體科學”,現在又回到大工從事體育教育。

曹玲,在日本東北大學攻讀運動醫學博士之後,來到大工執教。

劉麗萍,本科是大連理工大學廣播電視新聞專業,研究生就讀於大工體育與健康學院體育教育與訓練學專業。

徐大員,本科在大連理工大學力學系,研究生就讀於大工體育與健康學院運動人體科學專業。畢業後,赴韓國首爾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參與並主導研究項目若干,發表國際期刊論文(SCI)若干,參加國際學術交流會議並獲獎若干。

……

唯有讀書高的觀念在變;體育,也在變。

重新認識體育

體育早已發展為一門學科,競技體育只是其中的一少部分,此外還包括學校體育、運動健康、運動康復、可穿戴設備等研究方向。

一堂體育課,不再是操場上跑跑步、打打球、跳跳繩。學生們要掌握的不光是運動技能,還要學習體育理論、比賽規則……大工體育與健康學院副院長劉海斌博士告訴記者,比如説籃球課,除了技術,還有籃球裁判法、比賽欣賞……這就讓喜歡籃球的學生在擁有一定的籃球技能外,也能在業餘時間勝任一場球賽的組織者,更懂得欣賞一場比賽。

體育課還要學理論常識?每個學年,新生的“大一體育理論課”都大受歡迎。這是一堂讓學生重新認識體育的教學。體育不但可以強身健體,還可以錘鍊人們的意志品質;不但教學生如何去拼搏、去贏,還教他們如何尊敬對手,接受失敗;人在運動後會感動快樂,如何控制強度、跑出快樂的感覺?之前讓學生們打怵的體育課找到癥結了,原來,體育鍛煉也是講究科學方法的。健康為先的課程教學內容,為學生將來終身體育行為的養成和健康生活方式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告別了體育唯競技的目的,運動,源於興趣。現在的體育課,女生不抗拒球類,男生不抗拒舞蹈類。

聽説過體育課還留作業嗎?劉海斌説,和其他的學科教學一樣,該校的課後也有運動鍛鍊的作業,這個作業是要打卡的。

“走,又到了打卡的時間啦,一起去做運動吧!”

鍛鍊熱情高漲。

叱吒運動場。

記者後記

初冬的大連,涼氣襲人;大學的操場上,卻熱火朝天:頂着月光,籃球、網球,球球必爭;笑聲、喊聲,聲聲入耳……一個個躍動的身影,是一幀幀最美的動圖,好似夜空中閃亮的一顆顆星。

返校復課後,大學校園內最大的變化是鍛鍊的人多了。清晨、傍晚,甚至晚上八九點鐘,操場上、小路上,全是穿上運動衣、戴着耳機,或成羣結伴,或獨自慢跑的人。長長的跑族甚至望不到頭。劉長春體育館15塊羽毛球場地不夠用,同學們乾脆在宿舍樓下自己拉個網……一場疫情,激發了學生們前所未有的鍛鍊熱情。

體育已成為大學校園裏大學生們個人素質、健康形象不可獲缺的一項硬指標。它之於年輕人的改觀和提升已超越了身體,直達心靈。

在“中國奧運第一人”劉長春工作過的地方,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體育館——劉長春體育館。每到傍晚,從羽毛球場、籃球場傳來的球鞋摩擦地板的聲音,刺耳,也悦耳。有氣勢!倍兒精神!那是最富激情的青春交響曲。

2019年,大連理工大學體育教學部改製為體育與健康學院時,特別強調了“健康”兩個字。這是自上而下的國家要求,也是油然而生的自我選擇:體育課改的初衷,就是要以學生為中心,培育身心都“健康”的新一代青年。

為提高全校師生體質健康水平,其實早在2007年,大連理工大學便提出“健康工程”。這裏的幾代體育人有一個共同的夢想,希望有一天,從這所工科強校走進來、走出去的人們,不僅能夠擁有足夠的知識認識世界、改造世界,也能擁有足夠健康的體魄和胸懷認識自我、塑造自我——他們是優秀的科學家、工程師,更是有激情、有情趣、有活力的人。